Sunday, September 24, 2017

翻譯 Tweetstorm

Tweetstormᵀᴹ / # Twitterstorm (n.)
這裡Twitter文化雖不及歐美, 但官方Twitter翻譯為 "推特", 內容的 Tweet 是"推文", 用家就自然變成 "推客" ,  一早已經成形並深入科技新聞當中。
中文電腦科技界好像一直承襲著90年代台灣引進或創作科技詞彙的手法和風格。
我想先談談這構詞方法和影響:一例子就是中国的新浪和騰信,搞出了 "微" 字系列的產品。當然,這些都是品牌,都專指某一產品。但似乎近年大部份人都喜歡直接使用那類名稱來泛指相關的東西。現在到處滿是 "微電影", 實際我們一直有個詞語叫做 "短片"。
Tweet 或 Text , 文字短訊博客/部落格 (blog, micro-blog), 都是指同一種動作。當然, 你在Twitter做的就是Tweet(v., n.), 在Weibo就是Weibo-ing, 中文都叫 "發文"。這個年代, 已經無法不用這些術語。Facebook裡的 "Like/讚" (v., n.), 有時又要補足動詞寫為 "按個讚"。任何網上社交圈都能產生圈內專用術語:推特最偉大的發明叫 Hashtag, 本來只是井號, 但中文譯名卻出奇的正經, 叫作 "主題標籤" 。
"Twitterature" 或許可譯為 "推特文學" , 可直接解讀。但 Tweetstormᵀᴹ呢?  (現在還變成註冊商標, 要TM,  TMD.....)
最初出現應該是2014年, 就是用家因字數所限, 以 1/ , 2/ , 3/.. 連續地瀑布式發文 "洗版", 可能圍繞某一主題發表偉論。結果, 就成為宣傳手法之一, 連美國奧巴馬總統也玩過。中文翻譯現時沒有準則, 我用過最一般的 "推特風暴",但始終要在後面加上一大堆解釋才完滿演繹。
Viral (adj.)
網路經常見到這個字。我認為對應的中文字眼就是 "瘋傳"。
Twitterstorm亦有接力瘋傳的意思, 所以不能怪那些盡責的譯者, 寫一大堆注釋了。

[Repost from Mar 17, 2016]

Tuesday, September 12, 2017

翻譯 Gaslighting


Gaslighting (v)

今日學到一個字, 叫Gaslighting. 至於解釋, 可參考網上的英文標準解答。這個詞源自美國的一套黑白電影,就是操縱狂的丈夫刻意把氣燈調暗,卻說妻子眼睛和記憶有問題,而讓妻子信以為真,質疑自己已經瘋了,沒法子獨立判斷,結果不得不完全依靠丈夫生存,丈夫更加為所欲為了。
花時間在網上翻查,發現似乎多數人把這詞語的中文翻譯成「裝神弄鬼」。
的確,惡意作弄、蒙騙其他人,中文就是裝神弄鬼。但是我依然對帶有神怪主題的翻譯很敏感,本來想找一個較為簡單的代替詞語,到現在還未有頭緒。如果只著重該行為,最簡單的就是「蒙騙」,可惜就沒能帶出近似Gaslighting一詞所包含的借代手法。
暫時只有這樣,等待將來有人會提出其他翻譯的選擇。

[Re-post from 16 Mar 2016, Google+]


Friday, June 13, 2014

小手作

最近做了一個 Freelance job,是畫插圖式的動畫。真正工作時間只是兩個晚上,通宵達旦熬夜那一種,當然就不比跟我合作把它變成動畫那兩位哥哥的冗長時間和勞累。
我本來可以自製 Flash動畫的,可惜沒時間,畫風亦只能這麼簡單。我誇口說:「要我畫其他東西可能會覺得困難,但這種卡通塗鴉,我兩天可以填滿一本書。」

老實說,我已經忘記我有多久沒拿起畫筆,尤其在電腦上面做。這才發現這部notebook電腦沒有安裝感壓筆。從房間垃圾堆中掘出它,是03年購買的 intous 2,老戰友,我對不起你,你總算重見天日了。
動畫影片先有配音,後來才配圖,這也是頭一次遇到。演出者是專業演藝老師,聲音已經使我陶醉了一會兒。我覺得我可以做到,縱使近年生活都不怎好過,到底我還是那種 mind detachment 訓練有數的天生白日夢專家 ,能抽身出來簡單把故事演繹,就心滿意足了。時間緊迫,隨便發揮吧。

我一直不是 illustrationist 的原因有很多,最大問題當然是在各方面的懶散。雖然我在正常正作時間,也不停地在畫 logo、修圖、草稿,甚至大型廣告的插圖和一般vector clipart,可是從沒有用心想想能否經營一下。
海量的 Freelance工作,幾近麻痺了我的所有。這六、七年光陰裡,跌跌撞撞,可能它提供了一個逃避的空間吧。近一年公事、私事纏繞身心,我幾乎認定自己能力已經到達上限。

兩星期之後,介紹這份工作給我的朋友把完成品送給我看看,倒讓我滿意。

我在想,我原來也能做一些讓人快樂的事。真的,即使是丁點兒,我樂意去做。
低谷忽然過去了,我似乎想通了。人到中年才突然回頭,天意。


Tuesday, April 23, 2013

Bandai HGUC Nemo (Unicorn version)

Box Art is great.
I have been lazy for a long time and I think it is time to do more reviews or may be finish all the projects up as my store room is getting  crowded.

This kit was released in spring of 2012 and at that time the rising yen came to its top. We all had a hard time looking for bargain models these few years. When a new kit like this comes in, fans would expect another upgrade version could be on the way in 6-9 months. And yes, the original Nemo from Z Gundam was just released on January 2013. With such a short period of time, these two versions are nearly identical with just a different rifle and colour schemes.

This Nemo itself looks great in shape and it's also easy to assemble if you are familiar with Federation MSs.  The connecting part of the shield to the forearm looks very unrealistic and is too thick which make the shield a bit far away from the body.

Those new parts for its legs(calf and heel, the big thrusters and its interior frames) are so detail which leaves not much room for modifications. It may seem that the legs could move freely but the knee can only be bent at around 90 degrees.


I tried to test its maximum degree of movement with the photo on the left and you can see how the extra ball joint at the ankles gives it more flexibility.


Hardpoints on the hip side armor. A common feature shared with Gundam Mk. II.

The kit comes with the beam rifle of GM Custom(RGN-79N) from 0083 as seen in episode 4 of Gundam Unicorn.

I have some ideas on my mind. How about a bazooka from Gundam Mk. II? The original design says Nemo is a universal MS which could take any weapons systems from other suits.
I need some time to dig out extra parts from old models and see if they could fit in.
Smart.
The shield can be folded. A design which I nearly forgot. It is done by snapping the top part to 2 points on the lower part. I really don't like this and the shield needs some modification.


I think this Nemo would look good on the Base Jabber. So my plan is to finish it in 1 month's time and if possible place it on a Base Jabber(I will it buy soon).


Arms straightened.
HGUC MSA-003 Nemo (Unicorn Version)

Tuesday, January 8, 2013

2012年新聞自由改革

2012年5月3日,聯合國世界新聞自由日,中国、緬甸等國家被列作最沒自由的地方。那時候,纏繞中国的是陳光誠事件。及後無數問題,包括7月倫敦奧運一堆醜聞糗事,那一半年就幌過了。網上擾擾攘攘的,還是閉屏、刪帖、敏感詞、環球時報,和叫人心寒的網路實名制計劃。

到8月冷不防,緬甸忽然開放了新聞自由的空間,終止媒體審查法案出台。原因就是5月2日當選議員的昂山,她的反對派的勢力在新國會之下與政府的對奕。
與之相反,中国境內的媒體自由、網絡自由,因為種種原因審查得更厲害。而政府和傳媒卻發動前所未有,針對日本和菲律賓的海域爭議問題,讓事件自然發酵至9月中的超大型打砸燒示威及破壞活動。至年底中共十八大,中共領導人交替,中国人完全停留、倒退、蹉跎在某無形的大國夢當中。而人民對於中共牢牢掌控傳媒及網絡言論自由的反撲,彷彿又掉進深淵。

中国經常錯過改革的時機,為甚麼?

2013年1月,南方週末事件,網民走到街頭。
我不想大唱反調、滅其志氣,只能說,我看見某些操作又再出現了。

附圖來自微博-
我一直認為在中国或香港,寫這一句是沒有意義的。但作為圖騰,多少還有鼓勵作用。


Tuesday, August 7, 2012

80時光-EPA project 香港公共交通照片


從家中舊物找到了1987年中學時的EPA Project,我的一組同學是做香港陸上交通的。作業上的字已經脫色了,但相片仍然保存良好。重新發現1987年舊時的世界,特別選了些現在難再看到的事物,放在這裡立此存照。

山頂纜車
認得出這個的一定是香港人。舊款的山頂纜車我有幸坐過一次,以前做學生,去太平山頂已經當成是大旅行。纜車軌經過民居的部份,當時是沒有欄杆的,你大可以從旁邊的路拾級而上。

香港人會認同太平山是一種文化象徵,是一個大地標。山頂的老襯亭(現在是凌宵閣)經常出現在明信片和雜誌裡面,作為香港旅遊的代表物。山頂纜車這時候已經不再是半山市民唯一的交通選擇,所以大部份時候成了遊客熱點。大概也是這時候,電車和纜車兩家公司都要面對急劇轉型的壓力。
中華巴士公司
我記得讀大學時(90年代中)中巴還是用這些車子,一直至結業。尤記得中巴司機豪邁(?)的駕駛技術,司機座位下在「極力子」(離合器)腳踏旁擺了大大一根木(用來閒時塾腳)。那群短褲加涼鞋的車手大叔們,天天極速地把我從宿舍送到校園上課。今天城巴還有15號和90號線,但地點應該全改了。
大家看照片未必一眼看出這地方,但如果細心看,便看出是金鐘紅棉路。右面的是前稱威爾斯親王大廈(英軍總部),現在的駐港解放軍總部。左面的是美國銀行大廈。當時紅棉路是這樣光猛的,夏慤道交界的天橋和花園等還未堆得像現在那麼密不透風。


看得出這是哪裡嗎?
我最初也在懷疑地點或角度看上去有錯覺,但這裡肯定是現在金鐘力寶中心(當時未有)望向香港公園的那一個角落。
那樹林是香港公園沒錯了。左邊的是最高法院的背後,當時兩邊未有行人天橋連接。最高法院,我也懷疑了一下。請留意下面的兩棵植物的位置,這道麻石牆邊原來的行人道,現在建了的兩道絕對不好看的機房大鐵門。
右邊最遠處一看便知是匯豐銀行總行,近中右側的大廈看久了才認得是當年的希爾頓酒店。為甚麼要這麼費勁去確定呢?因為今天從這角度看去,你絕不能看得到這個景觀,巨型又閃亮的中銀大廈和友邦保險大廈後來會出現在右角擋著了,完全把這裡封成石屎森林。

中環、電車、立法會…當年週六日這裡不是菲律賓

看看電車上那個巨大的「味之素」廣告…今天再看真的有點驚訝吧。

立法會大樓、遮打花園、康樂大廈(現在叫怡和大廈)等等,這些事物沒大改變,一眼便看出了,這裡是皇后大道中。康樂大廈再右邊,現在是國際金融中心的方向了。圖裡它左邊,距離最遠的,應是當時剛建成沒一兩年的交易廣場。

我記得人生第一次踏足這裡,是去匯豐銀行,紅包利是錢開了個戶,不記得是怎樣,拿了些騙小孩獎品,一些月曆卡片和一個銅色的塑膠獅子錢箱,就是他們門口、紙幣上面的那一隻。

那輛過海巴士號數是105。請看看車身上廣告,那個日本牌子以前譯作「新力牌」,而不是罪犯滔天的「索尼」…

地鐵舊車

這裡是荃灣地鐵站,至於為何和怎麼樣走得那麼遠去拍到這張照片,我實在不知道。(我當時不在場)
這款地鐵列車應是70年代最初那一種,內裡是全金屬色坐位和扶手把的。當年的地鐵車票我還留著,有空我去掃瞄,再做一個post。
可惜我們當時沒拍到火車。九廣鐵路的車當時還有柴油版本,會看到豬牛群被木造的火車卡送到九龍去。







元朗特別篇


這裡是元朗擊壤路元朗西巴士總站(九巴)。當時的排陣是這樣的,因為輕鐵還未通車,有很多往屯門的路線仍未取消。這裡的景觀無大改變,除了遠處還未出現今天的朗屏邨。而那個桌球城可是當年中學男生消遣的最大的集中地。

是的。那年代,你的打扮或肢體動作要學周潤發、張國榮、譚詠麟。造型上,要叼口煙,穿校服拿著桌球「Q棍」,大字型一隻腳跨上桌邊,枕手35度校棍,先讓對手10度,然後一Q清袋,才有資格跟其他哥兒們交流比劃。
這裡是元朗豐年路口,請看紅色計程車:美國精神USA~
香煙廣告還可以出現在雜誌報紙,甚至車身上的年代。

對面的皇冠車行,現在是電訊盈科。大家可能已經看出一些不協調,容後分曉…
這是元朗大馬路。
這裡景觀的最大變化,在馬路中間,輕便鐵路還是未建好的。輕便鐵路要到1988年夏末才在元朗屯門通車。

說來話長,當年英國人投資,澳洲引入的輕鐵系統………結果……就裝在香港的新市鎮元朗屯門了!神奇吧。

這家巨型的屈臣氏分店今天還在,但以前它是百貨公司。我的第一隻變形金剛玩具是在這買的…不像今天只賣化粧品和奶粉…或做某電訊的電話繳費處。

可能大家也留意到一種消失了的九巴巴士車型,是單層車。我以前是很喜歡坐這種車的,我是會花差不多兩個小時,坐這種車,53號線由元朗經屏山去荃灣,沿途欣賞青山公路風景。

看看下圖,以前這裡容許右轉彎的。大部份住在或去過元朗屯門的人,都會詛咒又慢又迫的輕鐵服務,霸佔了重要道路的一大半。










EPA科目
潮流興起討論國民教育,但香港原本就有一課目叫「經濟及公共事務科」(Economics & Public Affairs, EPA),這可是包含了經濟時事、社會和公民教育等在內的一個整合科目。那些年我讀官校,EPA全是英文教的,而且遺憾地我三年考試從來未及格過,但不知為何我中四時也選了經濟科。EPA所教的是為了使學生認識社會,學科難度絕不會比今天公民教育科的低。當時的課外活動我十分喜歡,還記得很清楚,參觀廉政公署、去大球場…還有各式的分組作業Project,滿懷回憶的中學生活。


Sunday, August 5, 2012

電玩回憶 NeoGeo Pocket Color - SNK vs Capcom


NeoGeo Pocket Color - SNK vs Capcom  香港宣傳單張

在舊東西堆中找到這張傳單,還記得這1999年推出的NeoGeo Pocket Color(NGPC)遊戲機。遊戲機兩三年前就賣了,連我所有的遊戲約七、八款,都一拼賣出去了。

NGPC推出的時代,我們的生活還很簡單,遊戲的正式銷售模式還只有卡帶或光碟,下載式的遊戲當時還不是大潮流。影響手提遊戲機、或者手提電話、數碼相機市場的問題,是TFT光屏的產量不足以應付供給三個冒起的行業。所以曾有好長一段時間,由於彩色屏幕手提電話的出貨量高,數碼相機和手提遊戲機便要讓路。你買數碼相機的顯示屏會比預定的匣子小很多,手提遊戲機的最初推出仍然停留在黑白屏版本。而它們提升至彩色版本,則在不足一年內發生,消費者縱有怨言還是接受了,很多人是同時擁有黑白和彩屏版本的兩部機。Bandai的WonderSwan和NeoGeo Pocket的命運也是如此。

以NGP及NGPC推出的初期來說,16bit手提遊戲機是新鮮事,其機能和操作方便程度,比當時的Gamboy Color好上不知多倍。SNK替NGP系列取的Moto口號鮮明地說 "Change your boy",擺明車馬挑戰業界頭頭任天堂。可惜,日本電玩界在往後三年出現了重大變化。2001年任天堂32Bit的GameBoy Advance的推出以及SNK主公司前景問題,導致NGPC要完全退出舞台。

平心而論,SNK在這幾年的遊戲嘗試可謂她90年代顛峰期的延續。「SNK對Capcom」計劃更好比美國漫畫Marvel對DC一樣的震撼。當時,很多人以為SNK不能在其NG業務基板或NeoGeo匣帶/CD遊戲機做出能媲美Capcom 在Sony PlayStation或Sega Saturn的水準,這裡從成績來看或許錯不了的。而事實證明,SNK是有能力推出自家的手提遊戲機,而遊戲水平、宣傳、各界反應也絕對不俗。為著建設NGPC可愛親切的玩物形象,SNK大膽的改變了過往的作畫風格和遊戲路向。硬件和軟件設計都貫徹一種可愛的性格:開機音效、背景壁紙、迷你電子手帳功能、透明機殼多色選擇。甚至我認為,當時流行的對打接線的長短,大有把人與人距離拉近,玩電玩也可變親密的功效。有說任天堂的NDS系列全面打開了女性市場,可以說當年GBC、NGP和WonderSwan全都是先驅者。

過往,SNK格鬥遊戲手提版本的GameBoy版,多由Takara代工製作「熱鬥」系列,主要以可愛Q版人物改編,避免直接移植的機能及技術限制。而NGPC上的格鬥遊戲則承襲這方向,但多半是完全新創作的系列。SNK Vs Capcom Millenium Fight、月華之劍士等等更是完成度很高的數款好遊戲。記憶中,最後一次聽說NGPC上推出的有名大作是「超真實麻雀」,2001年後半年,已不再見到人們在街上玩NGPC了。

香港當年電玩主機行貨代理已進入輝煌時期,各種主機也有著名代理商包辦銷售、維修。SNK NGP系列的香港代理商更是當時其中一間Sega Dreamcast代理。估計原因,可能因為Sega和SNK在這系統上的合作關係(NGPC和DC主機可以接線互換資料),有他們的連帶關係吧。1995年起至2005年左右的十年,可算是香港電玩遊戲業各界的黃金時期,從這類傳單物料或舊雜誌回想當年盛況,人手一機,打遊戲機再不是玩物喪志,而是潮流時尚,那年頭的光景,讓人懷念。

我敢說,NGPC直至今天,仍是手提機裡打格鬥電玩時操作最舒適、輸入指令最明快準確的一部遊戲機。大家如果試過PSP或PSVita的格鬥遊戲,又或玩 過根本無能推出格鬥遊戲的NDS系列各機,可以知道我在講甚麼。別跟我說智能手機或平板電腦,如果你在這些平台打例如SSFVI或者其他模擬器舊遊戲,感 到很刺激,操作得心應手的話,我無話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