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3, 2014

小手作

最近做了一個 Freelance job,是畫插圖式的動畫。真正工作時間只是兩個晚上,通宵達旦熬夜那一種,當然就不比跟我合作把它變成動畫那兩位哥哥的冗長時間和勞累。
我本來可以自製 Flash動畫的,可惜沒時間,畫風亦只能這麼簡單。我誇口說:「要我畫其他東西可能會覺得困難,但這種卡通塗鴉,我兩天可以填滿一本書。」

老實說,我已經忘記我有多久沒拿起畫筆,尤其在電腦上面做。這才發現這部notebook電腦沒有安裝感壓筆。從房間垃圾堆中掘出它,是03年購買的 intous 2,老戰友,我對不起你,你總算重見天日了。
動畫影片先有配音,後來才配圖,這也是頭一次遇到。演出者是專業演藝老師,聲音已經使我陶醉了一會兒。我覺得我可以做到,縱使近年生活都不怎好過,到底我還是那種 mind detachment 訓練有數的天生白日夢專家 ,能抽身出來簡單把故事演繹,就心滿意足了。時間緊迫,隨便發揮吧。

我一直不是 illustrationist 的原因有很多,最大問題當然是在各方面的懶散。雖然我在正常正作時間,也不停地在畫 logo、修圖、草稿,甚至大型廣告的插圖和一般vector clipart,可是從沒有用心想想能否經營一下。
海量的 Freelance工作,幾近麻痺了我的所有。這六、七年光陰裡,跌跌撞撞,可能它提供了一個逃避的空間吧。近一年公事、私事纏繞身心,我幾乎認定自己能力已經到達上限。

兩星期之後,介紹這份工作給我的朋友把完成品送給我看看,倒讓我滿意。

我在想,我原來也能做一些讓人快樂的事。真的,即使是丁點兒,我樂意去做。
低谷忽然過去了,我似乎想通了。人到中年才突然回頭,天意。


Post a Comment